新谷粒网 www.xinguli.cc,最快更新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若是你们能早些让晚辈过来给凌兄诊断,也不至于会如此......时间全都被耽搁了啊!言尽于此,实在是抱歉!晚辈先行告辞了!”

    欧阳家主拱拱手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傻比,这种情况了,哪里还能指?再治都容易当场把人治死!

    凌彬彬连忙从祭坛上跳下来,跑过去紧紧抓着欧阳家主的衣袖,面色哀伤的恳求道:“欧阳世伯,请再想想办法吧!家父已然是这样了,无论什么办法,都请世伯用上试试!万一有效呢?”

    凌彬彬就差说死马当成活马医了,实在是这么说对他父亲不够恭敬,但言下之意都差不多,大家也都能懂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一脸为难的样子,只是推脱没有办法,却也没有再强硬的说要离去。

    院中凉亭里费大强和张逸铭虽然一直在看戏,但也有讨论过凌盈盈父亲的状况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张逸铭在做推断,费大强一边听一边当捧哏,倒也是了解了许多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房间中的那些作态,费大强实在是忍不住讥笑嘲讽:“那欧阳家的老小子还真不是个东西啊,都快把人治死了,还想着人家的酬劳没给他呢!”

    张逸铭顿时莞尔,却没有反驳费大强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俩是旁观者清,所以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欧阳家主办法是肯定没有了,之所以说走却又没走,绝对不是因为凌彬彬的拉扯。

    之前凌家可是答应要给他重酬的,人救没救回来并不影响他收取酬劳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世俗界的医院,不会因为病人死亡而免收医药费、手术费、住院费等等。

    “好歹他确实是消耗了一些神识,不能说他完全在空手套白狼!”

    张逸铭仿佛是在说公道话,可说到最后,却比划了一个超级鄙视的表情和动作,表示对那位欧阳家主的不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凌彬彬正在哀求欧阳家主再想其他方法施救,一时不得结果。

    凌盈盈则是珠泪盈盈,心中发慌,眼看欧阳家主没什么招了,又想起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两位神识高手。

    当下,蹬蹬蹬的冲出房门,一路疾行至凉亭,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了,凌盈盈直接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费大强他们俩。

    “费先生,张先生,家父的情况你们也了解了,不知道是否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人?”

    想到先前的怠慢和失礼,凌盈盈一躬到底:“刚才是我们的错,还请两位先生原谅!只要能救回家父,事后无论要小女子如何赔礼道歉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凌小姐言重了!我们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刚才的事情和你也没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费大强大大咧咧的一摆手,随即堆起一脸的严肃表情,轻叹一声道:“不是我们不想救令尊,实在是有些人胡乱施为,增加了难度啊!”

    “若是刚才没人打岔,我们已经出手施救,现在这个时候,不敢说令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校花的贴身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新谷粒网只为原作者鱼人二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人二代并收藏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